注册
投稿
帮助
资讯 > 新闻快讯

无奈打碎近十万斤芹菜,产地价与市场价倒挂...奇葩的滞销困局,何时能到头?

侠客岛24日发文表示,近期,国内疫情防控形势依然复杂严峻,部分地区扩散蔓延加快、反弹风险加大,这时更需要全力保供。作为经济社会运行的毛细血管,物流畅通是保供的重要环节,对打赢抗疫攻坚战意义重大。一些地方借防疫之名随意关停交通基础设施、过度管控货车通行、封路堵路,说到底,是地方本位主义在作怪,是压力下的畏责自保,与中央精神背道而驰。

“一斤菜才赚一毛两毛,雇一个人收菜的人工费要好几十块,菜卖不出去,也雇不起人收,只能打烂在地里。”

遭遇“芹菜卖难”,山东菏泽曹县韩集镇一位菜农,无奈之下将地里近十万斤芹菜打碎。

甘肃、山东、河北等地也出现农产品滞销情况。甘肃泾川县一位种植户在网上发布3千斤沙窝萝卜求售信息:“之前卖到天津2块钱一斤,现在2毛钱都没人来拉。”

据《农民日报》披露,有些地方因为货车司机在检查站排队时间过长,核酸过期重采重排,出现了严重的“交通梗阻”,进而造成蔬菜滞销。这些以防疫为名,却脱离实际的做法,让当地农产品不能及时运输出去,既给农民造成了经济损失,也导致了农产品资源的极大浪费。

11月19日,河南出台蔬菜促销10项举措,严禁层层加码,多举措对接省内外客商采购。

百家媒体帮河南农户卖菜信息登记表 截图

据农视网最新消息,截至11月25日,曹县46亩露地芹菜,在当地政府的引导下,预计在寒潮到来之前,全部销售完毕。

来不了的大客户

“往年来收菜的大客户不来了。”这是菜农对今年蔬菜滞销的描述,一位蔬菜收购公司负责人说:“农民平时只负责种,不负责卖,销售渠道是农户所缺乏的,特别是个体农户。”

河南中耕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较早开始助销河南蔬菜,经理侯彦军称,公司之前不卖蔬菜这样的初级农产品,“这次就是纯做公益,从合作社或农户手里收萝卜2毛一斤,我们只会把运费加上,并且跟经销商说店里卖也不加一分钱,能便宜一些就多销一些。”

侯彦军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填进表单后,给他打电话的菜农以个体户居多。“个体户的调配能力欠缺一点”他说:“我们现在主要是去蔬菜的主产区收,那里每家每户都以种菜为生,滞销压力会更大。”

图片来源:河南商报

河南本地的供应链服务平台万邦云仓也加入助力蔬菜销售的队伍。公司经理柴旭阳说:“我们把公司的核心供应链信息都共享出来,对接农户与便利店、团购平台、线下商超等渠道,这些渠道的选品经理选择达标的果蔬拉到线上线下去销售。”

“目前对接的餐饮连锁协会销量非常差,因为居家的人多,消费受影响”柴旭阳说:“不能及时转化的菜,我们会对接一些食品加工厂。”

广东农批市场经销商郑先生也建议农户把滞销蔬菜引进食品加工厂,“有一个河南农户联系我想出3吨干辣椒和30亩地白菜,我跟他说广东这边收菜价格很低,运费不划算,把菜卖去食品加工企业也是个办法。”

供应链断了

大部分企业能提供销售通路,但怎么从农户手上拿菜却是个难题。一位河南超市老板在网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讲述自己拿不到菜的经历,“一共想去8个滞销地拿菜,前一天给每一个高速路口打电话确认,有需要村里开证明的,有需要村里和镇上同时开证明的,有开了证明告诉不让下的”。

图片来源:抖音号“折扣牛马昕彤”

在杜辉飙看来还有运力问题,他在新疆哈密开了13家超市,疫情前每天能消化上百吨蔬菜量,跟河南农户对接上之后他说:“我自己付运费拉来也不行,蔬菜可以走绿色通道,关键是运力不足,司机被封在家里或是路上。”

一位菜商向运输蔬菜的司机询价,从河南西华县到郑州市160多公里的运费是1000-1200元,平时的价格是700-800元。

11月19日,河南出台蔬菜促销10项举措,严禁层层加码,要求优先核发蔬菜运输车辆通行证,启用通行证地区可实行一车一证一线路,有效期内车辆可多次往返。

据郑州本地团购品牌二刘团购的团长刘明伯介绍,由于是保供企业,在有正规企业资质、正规货车和消杀证明等条件下,公司在“郑好办”上申请了车辆通行证。

“最近一个多月我们从农户这里销出去的菜有十几万斤,”团长刘明伯说:“车进不去村里,我们提前跟农户联系好把菜拉到路边装车,再拉回郑州卖。番茄在超市里卖到3.98元一斤,我们从农户那里拿番茄加上运费不到2元,再在我们的团购小程序上卖2.3元一斤,销得很快。”

地里与市里菜价倒挂

“随行就市”,万邦云仓经理柴旭阳跟农户对接滞销蔬菜价格时,农户一般这么说。一些农户为了尽快出掉地里囤积的蔬菜,写明“低于本地市场价出售”,一些农户写道“如果有企业自己来拉并承担人工费用,菜免费送。”

与此同时,多位菜商反映郑州市内菜价在升高,“农户卖红萝卜5到6毛一斤,还包含装车包装费,但现在郑州市区要卖1.4元一斤。”

图片来源:河南日报

北京新发地市场近期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从10月底到11月初,蔬菜的地头价与市场价走势“背道而驰”,一些品类的蔬菜地头价从1元跌至几毛、甚至几分,而新发地市场的蔬菜价格周环比上涨了9.03%。

“河南这两年疫情频发,受困的菜农甚至直接在村里微信群说,谁需要菜戴好口罩自己去地里拿吧,不卖了”,侯彦军描述老家村里的种菜情况。

“河南是蔬菜种植大省,还是尽量想把滞销的菜往省外出,菜如果长期出不去对价格会有影响,市场传导效应可能会逐步显现。”柴旭阳说。

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正在积极推进江苏、浙江、安徽等周边省供销社对河南滞销蔬菜的采购力度。据中国供销合作网,截至11月22日,全国供销系统采购河南各类蔬菜约1950吨,其中省外助销约890吨。中国农产品流通经纪人协会近日也倡导发挥全国各分支机构的渠道优势,拓宽河南蔬菜销售渠道。

“希望能对接有消化能力的省内外渠道,现在不卖出去,小麦无法播种,影响的就不仅仅是这一季菜的收益了。”一位地里滞销了50吨白菜的农户说。

媒体评论

侠客岛24日发文表示,近期,国内疫情防控形势依然复杂严峻,部分地区扩散蔓延加快、反弹风险加大,这时更需要全力保供。作为经济社会运行的毛细血管,物流畅通是保供的重要环节,对打赢抗疫攻坚战意义重大。一些地方借防疫之名随意关停交通基础设施、过度管控货车通行、封路堵路,说到底,是地方本位主义在作怪,是压力下的畏责自保,与中央精神背道而驰。

中央明确要求,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最大程度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高效统筹”“最大程度”“最大限度”,这些措辞无一不凸显工作难度很大,但工作难度大更需要我们动脑子、想办法,绝不能成了不作为、乱作为的借口。

可以说,大多数地方都在严格执行中央政策,但仍有些地方为图省事,加码了之。比如不顾实际,只下清零死命令,却不给基层充足资源,一出事就对基层严厉问责,实则为自己卸责。习惯当政策“二传手”,中央防疫政策的落实停留在会上、纸上,难题都推给基层自个儿解决。这种“只问责不担责”的作风,只能助长基层的潦草敷衍或层层加码。而一些基层干部习惯了对普通百姓示强摆威风,刚性执行所谓“上级规定”,无视“常识”和“常情”,破坏干群关系,干扰防疫大局。

菜烂在地里,表面看是物流梗阻,本质是治理效能的问题,反映出一些地方在防疫考核、政策上情下达等方面还有很多梗阻。要解决这个问题,还得上级和基层实现良性互动,上级要给下级把关兜底,和基层一起破解难题,基层干部应被适度赋权、合理免责,有了上级支持,基层干事才会少点负担。

防疫是一场大考,统筹兼顾尤为重要。

【声明】转载自其它平台或媒体文章,本平台将注明来源及作者。若侵犯著作权,请联系本平台并提供相关书面证据,本平台将更正来源及作者或依据著作权人意见在24小时内删除该文章。

信息来自界面新闻、侠客岛、农民日报、河南日报等

长江蔬菜综合整理

上一篇:农机重大利好!五部门联合出台文件!

下一篇:纾困河南万吨滞销蔬菜:来不了的大客户与断裂的供应链

微信公众号:cjsczzs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